展覽名稱:趙剛:天下無事

  藝術家:趙剛

  策展人:魯明軍

  展期:2022.9.24 - 2022.12.4

  展出地址:龍美術館(重慶館),重慶江北區江北嘴聚賢巖廣場9號國華金融中心1F

  門票:免費

  2021年夏天,趙剛在上海龍美術館(西岸館)舉辦了個展“煮夫的焦慮”。一年多后,他再度歸來,將在龍美術館舉辦第二個個展“天下無事”。不過,展覽的地點從上海移到了重慶,展期從9月24日持續至12月4日。

  此次展覽由三組作品穿插而成:第一組是靜物,第二組是藝術家的自畫像,第三組是混合了不同題材新舊作品的“派對”。這些靜物大多取材自工作室、廚房,趙剛的處理并無定法,有時很古典,有時候則很現代,但有一點是一致的,即大部分靜物被他刻意放大至數倍乃至數十倍,其尺度遠遠超出我們的經驗。放大并不是為了凸顯物和畫面的細節,而是為了賦予這些日常之物(包括果蔬、肉、排骨、豬頭、酒具、花瓶、燭臺等)以神圣的位置,或者說,是為了拉開其與我們之間的距離。顯然,有了這樣的尺度和距離,我們目光所及的不再是熟悉的身邊之物,而仿佛是我們自己處境和命運的鏡像。繪畫也不再是一個欣賞的對象,而是現實本身。

  與之對應的是一組藝術家的自畫像。畫中人物的大小與他本人相當,圖像底本有的是虛構的,有的來自舊照片,透過畫中人物的服飾,可以看出這里含括了(資本家)紳士、流浪者等多個不同的身份。延續了以往他關于自我身份的追尋和探問,此處他雖然身著不同身份的服飾并擺出相應的姿勢,但不變的是他已然老去的面孔和身型。和靜物畫一樣,毋寧說趙剛在這里是將他所描繪的諸種身份(包括作為藝術家的自己)視為同樣正在朽壞的客觀之物——當然,也許他是想以繪畫的方式留給他們最后一絲尊嚴。

  第三組“派對” 混合了歷史、地景、征服以及愛欲等多個主題,更像是前面兩組作品的背面或注腳。

  這些畫面充滿了調侃和玩世不恭的意味,卻又仿佛一片虛空和茫然;它們看似無關時世,卻又透著某種無奈和沮喪?!疤煜聼o事”并沒有讓趙剛獲得絲毫寧靜,憤世嫉俗的他依然焦灼不安,他開始懷疑繪畫,覺得繪畫成了一種毫無意義的努力,他懷疑藝術這個行業,覺得這種持續的工作興許是在加速藝術的衰亡,他也懷疑自己的身份,而這只會讓他的內心變得更加分裂和絕望。

  關于藝術家

  作為中國先鋒派最早和最穩定的支持者之一,趙剛從未停止重新發掘自己。作為“星星畫會”七十年代末和八十年代初最年輕的成員,他先后以一個銀行家,出版人,電影制片人和藝術家的身份在紐約工作和生活。趙剛多方面的工作和大膽的人物角色奠定其成為了中國的“壞畫”教父。

  趙剛重要個展包括:“Domestic Anxiety”(龍美術館西岸館,上海,2021);“中東鐵路:趙剛”(長征空間,北京,2020);“趙剛21st : 色表 / 支架作為歷史人類志”(關渡美術館,中國臺北,2020);“歷史繪畫”(佩雷斯藝術博物館,邁阿密,2019);“購買的身份”(長征空間,北京,2018);“通往奴役之路 II”(圣地亞哥當代藝術博物館,智利,2016);“偶園:趙剛個人作品展”(蘇州博物館,蘇州,2015);“通往奴役之路”(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,北京,2015)。

  關于策展人

  魯明軍,復旦大學哲學學院青年研究員。OCAT深圳館學術總監。近年策劃《疆域:地緣的拓撲》(2017-2018)、《在集結》(2019)、《沒有航標的河流,1979》(2019)、《街角、廣場與蒙太奇》(2019)、《繆斯、愚公與指南針》(2020)等展覽。在《文藝研究》《美術研究》《二十一世紀》等刊物發表論文多篇。近著有《目光的詩學:感知—政治—時間》(上河卓遠文化·河南大學出版社,2019)、《美術變革與現代中國:中國當代藝術的激進根源》(2020)等。2015年獲得何鴻毅家族基金中華研究獎助金。2016年獲得YiShu中國當代藝術寫作獎。2017年獲得美國亞洲文化協會獎助金(ACC)。同年,獲得第6屆中國當代藝術評論獎(CCAA)。2019年獲得中國當代藝術獎(AAC)年度策展人獎。

  供稿:龍美術館(重慶館)